Product display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新闻详情

    娱乐圈的性骚扰事件比你想象的要黑暗很多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6-27 11:39:55 来源:大地网投-大地网投官网-大地网投网站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    作为“锦鲤”代言人的杨超越,自出道后便热度不减。不仅参演了电视剧,还凭借在《横冲直撞20岁》、《哈哈农夫》等真人秀节目中赢得了大家的喜欢。

      然而,随着杨超越的走红,她早先的一些影像资料也陆续被粉丝扒出。其中一段杨超越在直播中被男主播骚扰的视频流出后,立刻引发了网友们的激烈讨论。

      在这段直播中,杨超越旁边的一位男主播不停的向杨超越提出各种露骨的问题,比如:“你的一血还在吗?”、“你手上的毛怎么那么多?是不是X欲很强”等等,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性骚扰!

      但当时的杨超越只是一个小透明,没什么名气,也没办法反抗。面对这些问题时,杨超越几次表情尴尬,沉默不语,只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把那些色情的问题搪塞过去。

      在视频曝光后,有粉丝气愤不已,在该男主播的直播间破口大骂。可在娱乐圈,杨超越遇到的这个性骚扰根本算不上什么,因为娱乐圈的性骚扰事件,比你想象的要黑暗很多。

      2009年3月7日,韩国女星张紫妍选择在家中自杀。自杀后,张紫妍的遗书被公开。遗书中张紫妍提到了被公司强行安排陪酒,并与他们发生了性交易。

      张紫妍生前是The Contents公司旗下的艺人。这家公司的老板金承勋在张紫妍自杀的七八年前,就被爆出过逼迫女艺人与他人发生关系等丑闻,还多次被曝签约不平等、有暴力倾向。

      据同公司女艺人爆料,金承勋曾经要求过张紫妍在桌子上跳舞,以方便“大客户”们窥视裙底。等她下桌后,她会在众人注视下,被猥亵。然后陪睡。张紫妍四五年的艺人生活,几乎就是这样过来的。

      韩国电视台JTBC新闻节目《Newsroom》里曾经提到过,张紫妍由于不愿一天接待十多位男“客户”,张紫被金某关在公司暴力殴打几小时。更过分的是,张紫妍还被公司老板金承勋强迫做了结扎手术。

      据张紫妍的朋友与闺蜜透露,有一次她喝醉了,问道“小姐一般一天能接多少人?”朋友说“2、3个吧?”张紫妍叹气说,“那我混得还不如个小姐,我一天得陪四个。”

      除此外,原The Contents公司的员工爆料称,为了方便“客户”,金某把公司改建成了酒店。一楼是个酒吧,刚进来可以坐下放松一下。三楼则是vip套房,如果有客人来,服务生就可以提前下班,第二天再来收拾残余的垃圾。

      那层vip套房,对于“客户”来说是享受的好去处,而对于这家公司的女艺人来说,则是人间地狱。

      然而,在这些事件曝光后,她的案子却多次遭到搁浅。有媒体报道称,张紫妍绯闻男友朴一泽曾尽心尽力帮她,在她生前就多次和跟她的经纪公司谈判。

      在张紫妍离开人世后,朴一泽也曾出庭作证。并且在案情要作罢时,联合众人请愿。但他不懈努力却使自己陷入了困境,已计划回韩国作证的朴一泽,却在机场被不明人士带走,在2011年6月以后,失去了踪迹。

      随后,有报道称该案件审判结果只有公司的经纪人和金社长获罪,仅被判定有暴力殴打张紫妍的罪名,分别被判四个月和一年,最后以缓刑2年及社会服务160个小时结案。其他伤害过张紫妍的人,全都逃过了一劫。

      2014年10月,张紫妍的亲属再次把金社长告上法庭,最终得到赔偿2400万韩元,约合人民币14万,罪名是经纪公司强迫张紫妍陪酒。因为没有其他目击证人,再加上当事人张紫妍已经自杀,法院认定“性招待说证据不足”。之后,该案件便又无人问津。

      2018年2月,随着MeToo运动愈演愈烈,张紫妍自杀事件又再度引起了舆论和关注,众多民众自发向青瓦台请愿要求重新彻查张紫妍自杀事件。

      2月26日,韩国网友发起了对“重新调查张紫妍的死亡线万人的支持。按照规定,若一个月(30天)内参与请愿人数超过20万人,青瓦台首席秘书或者各部门长官等应该对相关请愿给出正式立场。

      如今,张紫妍案件已过去了整整十年,重新调查张紫妍事件的检方也将于本月末公开事件真相。而被称为“张紫妍名单”唯一目击者的同僚演员尹智吾,则通过新书《第13次证词》披露了当年她在为张紫妍自杀一案13次作供时内容以及遇上的“怪事”。

      2019年3月12日,尹智吾以证人身份现身前往了检察院。她说:“十年过去了,张紫妍姐姐的冤屈还没有查明真相,为了提供帮助我来到了这里。姐姐写下的被称作遗书的文字,那不是遗书而是文件。”

      尹智吾称,在这十年里,她接受了数十次证人调查,全都是在晚上10点多,然后凌晨或清晨结束,调查氛围非常具有压力性。甚至好几次,她都是在窄小的空间里与加害者金代表一起接受调查。这种调查过程,让她感觉非常不好,但她依旧没有放弃。

      2017年3月5日,马丽发微博怒指在深圳某超市遇到摸屁股的变态,为了阻止变态以后骚扰更多女性,马丽选择了报警。但无摄像头取证困难,该男性在警察面前又抵赖不认,马丽在愤怒无力的情况下曝光变态照片,表示“不想沉默”。

      在勇敢发声后,马丽还曾在微博对儿童性侵事件表态。她希望所有的孩子们都能有自我保护意识,希望家长们在孩子遇到这类事时能不再沉默,并选择报警。最后,她还告诉大家在受到伤害时,可以拨打12338求助。

      记得在以张紫妍为原型的韩国电影《玩物》中,有两个触目惊心的数字:女艺人中45.3%回答曾被要求陪酒,女艺人中有62.8%回答曾被节目关联者或有势力人士要求进行性接待。这个数字背后,告诉了我们大多女性在遇到侵害时,大多都会选择隐忍和退让。

      但隐忍和退让并不能组织侵犯者的魔爪,所以在遇到性侵,一定要保护自己,与侵犯者死磕到底,让那些蜷缩在黑暗中的女性也能看到一丝光芒。